今天是
关键词:

治理大气污染的抓手在哪里

 时间:2013-06-05 12:34:25来源:责任编辑:GH0096

    记者于5月底6月初跟随中华环保世纪行就“治理大气污染 改善空气质量”专题,对北京、河北两地进行调研采访。在调研中,记者深切感受到,今天的大气污染不再是一城一地的问题,而需要全局考量、区域联防联控;雾霾天气不仅是环保的问题,更是发展的问题,不仅需要转变能源结构、减少排放,更需要调整产业结构、实现转型升级。

    区域间共同治理大气污染已成共识,发展水平的鸿沟必须逾越。当发展和环保都成为硬指标时,区域间协调发展再度成为重要命题。

    发展清洁能源——重点改造排放物成分

    无论是车辆尾气排放,还是燃煤污染物,在总量相对固定的情况下,改变排放物的构成,用清洁能源代替传统燃料是有效的选择

    在河北省保定市的街头运行着1260辆LNG新能源公交车。这些公交车每年可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约3万吨。保定一次性将城市公交全部更换为天然气公交车,这在全国是首例。与此同时,石家庄等地也在加紧更换清洁能源公交车;北京已于2013年全面实施新车国五标准,示范运营欧六标准公交车,并力争于2016年实施国六排放标准。

    机动车尾气污染仅仅是PM2.5来源的一个方面。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庄志东介绍,北京本地PM2.5排放来自三个方面:最大来源是燃料燃烧,包括燃煤、燃油、机动车排放等“烧出来”的污染占60%;其次是挥发性有机物,包括工业、溶剂使用、油气、餐饮烟尘等“飘出来”的污染占15%;最后是扬尘,包括建筑扬尘、道路扬尘、工业粉尘等“扬起来”的污染占25%。

    改善能源结构成为大气污染治理的关键。当前,我国一次能源以煤为主,燃煤污染将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困扰我们,制约大气治理工作的进度。

    清洁的天然气成了抢手的“香饽饽”。河北省政府副秘书长杨国占表示,河北省要实施减煤增气工程,加快推进煤改气和城区集中供热工作,实现煤炭消费负增长。北京市发改委能源处副处长王玉明介绍,到2015年,北京要把燃煤量压到1500万吨、将清洁能源比例提高到80%以上,到2020年燃煤总量将进一步压到1000万吨。

    迅猛增长的需求让气源保障成为难题。目前,北京、河北等地都遭遇了气源供给瓶颈。同时,清洁能源的使用也带来了成本增加。据介绍,燃气发电成本为每千瓦时0.6元,而燃煤发电成本才0.25元,且燃煤发电的供热量比燃气要高40%。对于北京来说,为了保蓝天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而对于经济并不发达的河北,这样的成本却显得有些“奢侈”。

    对于火电厂、钢铁、水泥行业这样的用煤大户来说,加快实施脱硫脱硝、高效除尘技术改造是更加现实的选择。

    完善法律法规——把环保“规矩”做实做细

    个人排放责任、施工扬尘问题……造成大气污染的一个个细节正在或将要列入法律和规章制度,只有“规矩”足够细化,才能对污染空气的行为更有威慑力

    对于北京市丰台区南苑乡槐房村村民来说,最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村里1935户居民集中居住,腾出3500亩绿化面积,原有宅基地每亩地按每年1500元流转。据北京市丰台区园林绿化局副局长苏晓文介绍,这是由北京市园林绿化局主导的平原地区造林工程的一部分,工程自2012年启动,将在5年内完成100万亩平原地区造林绿化,每年可释放氧气增量88万吨、滞尘62万吨。

    加快城市生态建设、增加生态产品,是北京市大气污染治理的一项举措。北京市2012年印发《北京市2012—2020年大气污染治理措施》,确定了调整能源结构、机动车污染防治、产业结构调整、加快城市生态建设、遏制扬尘污染、促进公众参与等9项措施。

    在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方力看来,大气环境质量的改善需要多个部门共同努力,仅靠环保一家解决不了问题。

    “现在最需要立规矩,规矩上差距太大。”方力认为,要使各部门共同努力改善空气质量、部门合作更加顺畅,需要有完善的环境立法。

    扬尘貌似是个简单的问题。北京市要求,进一步加强施工扬尘管理,工地应及时绿化、恢复,做到黄土不露天;严惩车辆不覆盖、不密闭、车轮车身带泥(土)上路行驶、道路遗撒及随意倾倒渣土的行为。可往往由于找不到谁来执法、如何执法,始终面临难以解决的尴尬。

    公众意识同样是个难题。“北京的环境容量已经达到极限。市财政给公共交通的补贴一年就是170亿元。可目前许多公众对找回蓝天的‘代价’认识不足,只有每个人都从自身做起,改变出行方式、行为更加绿色,蓝天才能回来。”方力说。

    据了解,新近编制的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已经提出了个人排放责任,并在许多细节上作出规定,比如建议红灯停车时熄火以减少排放,这一条例7月下旬将提交至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审议。

    区域联防联控——从缩小地区发展差距入手

    建立大气污染联防联控机制不是简单进行生态补偿,也不是直接给钱就能解决问题。应该从协调地区发展、缩小发展差距的角度去谋划

    北京的大气污染25%来自周边传输,在重污染天气这一比例可能更高。

    大气污染治理必须区域联防联控,已经成为各地共识,该如何联防联控却是个难题。庄志东说,京津冀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巨大,北京的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已达76.4%,而河北却仍处于工业化快速发展的阶段。河北有3亿吨钢铁产能,需要消耗多少吨煤,又带来多少燃煤污染?

    在治理大气污染的共同使命前,发展水平的鸿沟正成为不可忽视的因素。据杨国占介绍,河北产业结构偏重,钢铁、建材、石化、电力等“两高”行业集中,粗钢产量超过全国总量的1/4,能源消费量居全国第2位,单位生产总值能耗比全国平均水平高59%;环境治理压力大,特别是以煤烟型、颗粒物为特征的大气污染较重,氮氧化物、烟(粉)尘排放量居全国第1位,二氧化硫排放量居全国第2位。一方面要发展,一方面要治污,只能靠调整产业结构、转变发展方式来实现。

    为实施联防联控,北京、天津市与周边的河北、山西、内蒙古、山东等地展开了磋商,推动建立大气污染联防联控合作机制,在区域排放总量控制、煤炭消费总量控制、联合执法监管、重大项目环评会商、环境信息共享、PM2.5污染成因分析和治理技术等方面全面加强合作。杨国占表示,希望国家有关部门从更高层面出发,协调好各方利益,统筹安排相关工作。

    分管污防的河北省环保厅副厅长殷广平介绍,河北省正制定计划,加快污染企业搬迁改造。“希望工作、任务能够带着政策、资金的配套一起下来。”石家庄市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办主任贾东旭说,即使没有财政资金安排,能多给当地一些政策也行。

    北京市人大城建环保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张寿全则认为,推进联防联控,不是简单的对河北进行“生态补偿”,也不是直接给钱就能解决问题,应该从协调地区发展、缩小发展差距的角度去谋划。北京、天津应该和河北等周边省份分享发展机遇,从产业布局、分工等方面,多给河北等地以方便,扶持、推动其发展,这也是对北京的便利。“北京发展到这个阶段应该有足够的胸怀,不是跟河北竞争,而是共享发展机遇,比如首都第二机场的建设,既是北京的机遇也是河北的机遇。”

    石家庄大规模搬迁改造污染企业

    本报记者 杜 铭

    河北省钢产量占全国四分之一,但产能多集中在低端。为治理PM2.5,河北省今年起推动省内钢铁企业进行重组,要将产能减少1/3。河北钢铁集团石家庄钢铁有限责任公司,是个“小”钢企,它是否该被抛弃?答案并不是简单的是或否。

    石钢是国内最主要的特殊钢专业棒材生产企业,它的盈利能力一点也不小。石钢投入环保的力度也不小。石家庄钢铁先后实施了电炉除尘、高炉出铁场除尘等近50余项环境治理工程;现有环保设施138套,年运行费用1.4亿元,吨钢环保设施运行成本80元。

    这样独具优势的特色企业被保留了下来,计划在2017年之前,搬迁到沿海的沧州黄骅港地区。在调整产业结构的过程中,河北的思路是按产业集中的办法进行搬迁改造,将钢铁企业布局到沿海地区,“铁矿石进口主要从海外,布局在沿海有利于降低物流成本。”石家庄市副市长王韶华说。

    列入石家庄市搬迁计划的还有17家重点污染企业,搬迁过程中将实施环保设施升级改造、现有厂区污染物防泄漏和清理工作。未来3年内,石家庄市预计投入218.68亿元,进行10项大气污染治理工程。此举凸显了这座距离北京最近的省会城市治理大气污染、摘掉空气质量“垫底”帽子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