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关键词:

调价后司机一天多赚百余元 最怕堵车乘客提前下车

 时间:2013-06-08 04:26:26来源:责任编辑:GH0096

  10日零时开始,出租车运价调整方案开始实施,全市6.6万辆出租车的计价器也从10日开始陆续调整,过渡期为20天,将会出现已经调整完毕和未调整的车同期运营。未调整完计价器的车辆依然按照原运价执行,不得向乘客多收费。

  打车总额不出现零头

  根据调价方案,此次调价企业不参与收益分配,调价后计价器调整费用由企业负担。在计价器改装方面,每车计价器需要80多元,全市承担计价器改装等费用约533万元。

  北京市发改委委员李素芳表示,为方便司机和乘客,本次对租价票据进行改进,基本租价发票、燃油附加费发票及预约叫车发票3种票据都可以通过计价器直接打印在1张发票上,实现三票合一。

  出租车计价器厂商介绍,三票合一的计算方式包括了电召、燃油、租价等几项,在合乘时按照60%计价,单价精确到小数点第二位,比如1元钱燃油附加费会显示0.60元。但乘客付费时只需要支付总金额,是三部分费用的总和,总金额会四舍五入,所以不会出现乘客支付零头的情况,都取整数。

  单车调整计价器只需三五分钟

  据出租业内人士透露,10日零时开始对全市出租车计价器进行调整。

  该人士透露,计价器调整操作其实很快,一辆车大约在3到5分钟就能完成调试。此外,出租运营企业要提前购买车窗上贴的每公里运价标签;计价器使用的新发票,出租车副驾驶座位前的运价提示卡也要换。在启用新计价标准前,出租司机要将原计价器的数据卡拿到公司进行读取并清除信息。

  据某计价器厂商总工介绍,接到北京市相关部门的任务,上个月15日开始对计价器系统进行改造。“主要是程序的重新写入、测试,新的计算方式很复杂。”他们夜以继日地工作了半个月,将系统初步更新完毕。今天,这批新的计价系统将送到北京质检部门测试,合格以后就投入使用。“不会影响10日调表。”

  10日开始,厂家工作人员和质检人员,将进驻拥有几千辆出租车的大公司,为车辆调表。质检部门核准新计价系统后,现场给计价器打铅封。“这是防止私自调表采取的一种措施,由质检部门来做。”

  - 对话

  【人物介绍】 刘宇:的哥 于波:的哥 邓斌:车队队长 李辉:总经理

  话题 1

  调价后司机一天多赚百余元

  周四的周会刚结束,北京某出租车公司会议室里100多号司机呼呼啦啦地散了。司机刘宇和于波没着急离开,在会议室外点起烟等车队长邓斌出来。

  刘宇:我以为今天会说涨价这事呢。

  于波:不是说了嘛,不让随意涨价。

  刘宇:来时听广播说是起步价涨13(元)了,每公里涨到2.3(元)了。

  于波:上午就知道了,我以为直接就起步15(元)了呢。

  刘宇:邓队,今天怎么没说涨价的事儿?

  邓斌:洪经理去交通委开会了,估计正说这事呢,定了再给你们开会。

  于波:邓队,到底涨多少钱了?啥时候调表?

  邓斌:10号零点开调。

  刘宇:李总,啥时候涨价啊,听证会以后咱这心就悬着,到今天也没个准信。

  李辉:你有什么好悬的。里外都是涨,对你百利无一害。

  刘宇:听说要取消燃油附加费。

  李辉:不是取消,是降为1块。但你起步价涨了3块。

  刘宇:那不是跟没涨一样嘛,原来10块加3块燃油附加费,我能拿13块。现在起步13块,加一块钱燃油附加费,我拿14块。就涨1块。

  李辉:你会不会算。还有三公里以上每公里涨的三毛呢,还有等候增加的一倍呢,还有夜间延长呢。

  于波:噢,那算一算这一天大概比以前能多收入七八十块。

  李辉:不止,你算一天30个活吧,一个活比以前多4块钱就是120元。

  刘宇:李总您把我绕进去了,您说的是10块钱的活,怎么不给我们算那三块钱附加费。

  李辉:我就拿三公里以内的举例,而且以后你们这样的活儿会越来越多。

  邓斌:远途的坐地铁了,近距离的打车。说给我拉地铁,也就几公里的事儿。

  于波:那不合适了,我堵半天拉一10块的。

  李辉:现在早晚高峰低速等候费翻倍,你不亏。

  邓斌:就是早7点到9点,晚5点到7点,等候5分钟从原来的加1公里租价改为加收2公里租价了,这5分钟就是4块6。

  刘宇:那敢情好,要早这么调,哪还有早高峰拒载的事儿啊。我们也愿意多拉。

  话题 2

  最怕堵车时乘客提前下车

  于波还是不确定调价后对收入有多大影响,坐在台阶上半天不言语,手上快速地捻着一串菩提念珠。涨价后不怕堵路了,但乘客要是提前下车,是不是仍然耽误拉活儿。

  刘宇:为什么以前不让我们调,就几毛钱闹腾了这么多年,10年了吧。

  邓斌:整10年,从1块6到2块,10年就没变过。政府每年掏7亿补贴出租,图个什么呢。拿这7亿去做医疗,做教育不好嘛。

  李辉:就是出租车定位不准,拿穷人的钱补贴富人。

  于波:李总,我还是觉得没涨多少钱。

  李辉:你慢慢就知道了,这次涨的力度不小,司机得有个适应期,乘客也有个适应期。说大了,这就是在调整咱们的出行方式,什么样的人需要打车,什么样的人坐地铁公交就得了。

  邓斌:四个大妈出来买菜就打车,一人平摊2块5,这事不少见。

  于波:涨价以后还可能打车的人少了呢。

  李辉:有需要的,你涨不涨价他都得打车。跟这没多大关系。其实你们最应该担心的是堵车的时候乘客半道下车。

  邓斌:对,你车堵里面了,乘客走了,耽误拉活。

  于波:不能够,在主路上谁敢让人下。

  李辉:主路上一般没人下车,辅路呢,国贸那辅路一堵车人家乘客要求下车你也没辙。

  于波:其实高峰还好,大不了我再走一段肯定还能拉上人。

  邓斌:嗯,那倒是,高峰不愁没乘客。

  话题 3

  调价后乘客投诉可能增加

  院里的司机几乎走完了,在交通委开会的经理打来电话,他跟李总汇报说10日下午公司的车开始调表。于波认为,调价后,投诉肯定会增多。他建议公司给车上装录音机。

  邓斌:什么时候调表,是来公司调吗?

  李辉:咱们10号下午调表,大概两天就完事了。得到指定的地方,现在还不知道分到哪了,计价器公司去那调。

  于波:李总,这次调表时候您顺道给我们车上都装了录音机吧,我估计涨价后这投诉会多。

  邓斌:肯定多,以前不心疼,现在多出几公里就是10来块钱啊。

  于波:多几公里怎么算?

  邓斌:算绕路啊,执法队严查这事。

  于波:不是,您说要是一条路堵死了,我跟乘客商量咱绕点不堵,到地儿就翻脸说多收钱,我也没辙啊。

  李辉:这样的人毕竟少,不过调价初期乘客也都需要适应,公司的投诉率肯定高,今天委里开会肯定也说这个,让企业注意服务。

  记者 郭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