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关键词:

揭秘虐童国学老师:曾称欲让家乡老人免费吃饭

 时间:2014-06-23 08:22:07来源:北京青年报责任编辑:GH0096

 

揭秘虐童国学老师:曾称欲让家乡老人免费吃饭

 

童童(化名)经常性头痛,医生称这与她被虐待的经历有关

 

揭秘虐童国学老师:曾称欲让家乡老人免费吃饭

 

张红霞(右)将参加一次公益研讨会的照片发到了微信朋友圈上

 

揭秘虐童国学老师:曾称欲让家乡老人免费吃饭

 

童童为来医院看她的志愿者画的漫画像

为了了解张红霞的真实情况,以及其人生轨迹,日前北青报记者赴河北邢台对张红霞和她的慈善项目进行了调查。

“虐童者”与“好心人”,来自河北邢台的张红霞有这样两个身份。

“百善孝为先,她做了一件大好事。”在张红霞的老家邢台王常相村,她为村里70岁以上老人创办了“免费吃饭”活动,村民们都这样夸赞她。

“免费吃饭”是张红霞慈善梦想中唯一成功的活动。它伴随着张红霞的国学慈善“乌托邦”,在其朋友圈里传播游走,直到有一天张雪梅成了这个朋友圈里的一员。

当张雪梅看到“免费吃饭”的活动后,她确定张红霞是一个善良的人,也相信张红霞那个“女德国学班”能把自己的女儿童童培养成一名“有才德的淑女”。

三个月后,张雪梅却为伤痕累累、多处骨折的女儿流泪不止,而“培养淑女”的张红霞,也因“虐童”被北京顺义警方刑事拘留。

新闻内存

今年2月,河北保定市高阳县的张雪梅将9岁的女儿童童(化名)托付给邢台的张红霞,让女儿跟着张红霞学习国学。5月26日,张雪梅接到张红霞的电话称,女儿童童在北京患上了皮肤病,需要送医治疗。张雪梅立即从河北赶往北京顺义区业兴庄村,在一处院落,张雪梅看到浑身是伤的女儿。张雪梅从女儿的口中得知,女儿被张红霞殴打。随后,张雪梅向北京警方报警。”

5月30日,民警将犯罪嫌疑人张红霞抓获。据警方介绍,张红霞为女性,今年52岁,河北省邢台市人,暂住顺义区木林镇。经审讯,犯罪嫌疑人张红霞对殴打童童并致其受伤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犯罪嫌疑人张红霞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已被顺义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培养淑女 张红霞慈善梦的开始

19日下午,东城区朝内南小街一栋居民楼的楼下,身为治安志愿者的老大爷、老大妈们,聚在一家洗印店底商门前,向北青报记者描述着他们印象中的张红霞。

“她挺爱笑的,还经常买鱼去放生。”一位与张红霞有较长时间交往的居民说。在居民们的记忆中,张红霞时常拿出瓜子和糖与大家共享,有时候还会邀请大家去喝茶。

喝茶的地方就是这家洗印店的前身——“海澄轩”茶馆,张红霞自己的买卖,不过那已经是去年下半年以前的事情了。从2009年春天开始,张红霞在这里开了三年茶馆。

茶馆对于张红霞来说,并非只是一桩生意,而是她一个梦想的起步点,这个梦想就是当下流行的一个词汇:慈善。

张红霞在自己的博客里提到过一桩名叫“留守儿童舒坦家园”的项目。这个项目始于2010年,这也是她有迹可循的最早一个公益项目。据资料显示,该项目的实施地点在河北省广宗县城关镇,而联系地点就是这家“海澄轩茶馆”。

这个项目的资金来源主要通过自筹资金和接受社会各界爱心企业和人士的捐赠,计划社会筹资是500万元。“作为发起者,北京海澄轩茶馆经理张红霞女士已捐赠100000元人民币。”捐建建议书中称。

募集资金将被用于捐建包括留守女童活动中心、宿舍、食堂和教室等共计31000多平方米的建筑,组建爱心妈妈和知心辅导员志愿者队伍,聘请留守女童“淑女培训”、“潜能开发培训”和“国学培训”等学习班专职教师。

在捐建建议书中,留下的捐款方式和联系电话等信息均显示为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在项目名称上,也加上了“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和“菁华大爱专项基金”等字样。

“空中楼阁”

项目想法没有落实

“春蕾舒坦幼儿园”是张红霞的另一个慈善计划。

2011年1月,张红霞在她的博客里面发布了一篇申请报告。其申请项目的名称为“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广宗县王常相春蕾舒坦幼儿园”。该项目为河北省广宗县,申请金额为10万元。

然而,无论是“留守儿童舒坦家园”项目,还是“春蕾舒坦幼儿园”项目以及“菁华大爱专项基金”都无法在中国儿童基金会官方网站公开的信息查询到。

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一位熟悉基金会项目的工作人员向北青报记者正式,基金会所运作的公益项目中,并没有这个项目。“春蕾计划基本都围绕小学和小学生,我们在河北保定建过一所学校,也不是幼儿园。”这位工作人员表示,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通常都是以公对公的形式做公益项目,直接联系公立学校,并不会通过某个人进行公益项目,也不会接受民间提交的项目书或者捐款建议书。

同样是这两个项目,广宗县政府一位跟张红霞交谈过的工作人员在求证后告诉北青报记者,“留守儿童舒坦家园”这个项目张红霞曾经到县政府里谈起过。“春蕾舒坦幼儿园”这个项目也向所在乡政府提出过。“两个项目都在谋划中,但没有正式上报政府部门,至今没有建起来。”这位工作人员说。

而北青报记者发现,“春蕾舒坦幼儿园”项目申请报告与“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春蕾幼儿园申请报告”内容只有申请金额上的不同,后者的项目所在地为贵州绥阳县。而这个项目与张红霞并没有关系。

“免费吃饭”

让县政府人员感到“震撼”

河北邢台广宗县,那是张红霞的老家。张红霞被捕后,北京警方曾在6月前往当地调取张红霞的户籍证明。

“这个人来过县政府。”在看过张红霞的照片并听说她的那些慈善项目后,这名工作人员很快回想起今年春节后,此人曾来到当地县政府,与县政府官员讨论过开办福利机构一事。

“她当时也是自称张红霞,不过时间这么久,我都忘记叫什么名字了,你一提搞慈善,我就想起来了,就是她。”该政府工作人员表示,张红霞在那一次前往县政府,找到相应的主管部门领导,试图向政府部门寻求帮助。

“她说话有点儿夸大,喜欢讲一些很大的目标,但人看起来又不像有这么大实力。”这位工作人员回忆,张红霞来到县政府,提出要建一座敬老院类型的福利机构,这让在场的政府工作人员吃惊。

“大家以为她是这些年在外打拼,积攒了一些财富,想要回馈村里。”这名工作人员表示,尽管当时对来者提出的想法有些吃惊,但因为是做好事,县里的领导都很重视,“当场表示过会在能力范围内尽力帮助她办慈善机构”。

在这次交谈中,县政府的工作人员也从张红霞那里听说了她让村里老人免费吃饭的事,这位政府工作人员用“震撼”形容当时听闻此事的感受。据县政府的工作人员介绍,该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全县人口30万,约8万人外出工作。张红霞则向在场的县政府工作人员表示,她在外传播国学经典。

“本来还想这是好人好事,找媒体报道一下,但后来联系她,几次都没联系上,报道也没做。”县政府的工作人员表示,再后来联系张红霞,“张红霞就没有影儿了”。

另一个身份

“大好人”张淑坦

张红霞的老家,在邢台广宗县的王常相村。

在这里,几乎没有人听说过张红霞,但是提起“大好人”张淑坦(音)却是妇孺皆知。他们不知道张淑坦后来改了名字,叫做“张红霞”。

“村里70岁以上的老人可以免费在她家吃饭。”同村的村支书张云士向北青报记者介绍了张红霞做出的这项活动。

尽管张红霞已在北京被警方拘留,但这项已经进行了半年的免费吃饭活动仍在继续,由其哥哥张先生代管。后者是一位乡村代课老师,有20多年的教龄。

6月17日晚6点30分,王常相村70岁以上老人在饭点陆续聚集在张先生的家里,总数达到43人。现场组织吃饭的义工人数约为6人,主要帮忙做饭、上菜。据村支书介绍,平均每天会有30到40位村中老人来吃饭。

“感恩一切。感恩一切。”晚饭正式开始之前,在一位义工的带领下,老人们齐声喊了两遍祷告。屋内,国学书籍摆满书架。 “百善孝为先,她做了一件大好事。”类似的评价在村里随处可以听到。

“这个公益项目没有正式挂牌,所以在民政部门也没有备案。”当地县政府一位工作人员粗算了一笔账,按照菜品折价算,每月的开销在当地已算一笔不小的钱。

妹妹在村里做的好事让她的哥哥张先生感到骄傲。“做这些不为别的,就是自己感到高兴。”张先生重复这句话。在他向北青报记者的描述里,妹妹张红霞与他联系并不多。从小在外读书,中途辍学在外打工谋生,后来又远嫁别的城市,平日联系稀疏。

“没有父母的闺女,就很少回娘家,跟哥哥弟弟联系就少了。”两年前,张红霞的双亲先后离世,张先生与妹妹联系就更少了。

除了准备两餐,附和这一善举的义工们每天还需要耕地,10亩地里种的蔬菜全都作为免费吃饭活动的食材。“反正我出不起。” 对于公益活动花的钱,张先生避而不谈。

“不可能打小孩,她应该是爱小孩的。”张先生的手指不停搓动烟草,嘴里吞吐旱烟。张红霞最开始在村里每年发月饼,随后又让70岁以上的老人免费吃饭。如今,在村里盖敬老院的项目已经运作起来,占地30多亩。“盖好后,会有更多老人住进去,周边村的老人也可以来。”张先生说。

爱心“朋友圈”

朋友被慈善“迷惑”

参观过这项免费吃饭活动的,还有张雪梅,被虐待女童的母亲。

张雪梅与张红霞的相识缘于双方共同的一位学国学的朋友。最初,这位朋友在国学论坛上认识了张红霞,“觉得她人有点儿名气,又是好人”。随后,这位朋友将张红霞引荐给张雪梅相识。

两人最开始接触时,张红霞向张雪梅自称来自慈善机构,是“公益人士”,“帮助老弱病残,献爱心”。这一度让张雪梅深信不疑。 “她去过我的老家看我,还提着礼物。”张雪梅对这个细节记得格外清楚。

今年春节前,张红霞跟张雪梅通了一次电话。这次通话中,张红霞提出正在筹办一个公益国学班,预计招收20个女孩子,教授女德。张雪梅喜欢国学已经超过10年,约在5年前,她对国学的喜爱程度加深。这种喜好自然地转移到女儿童童身上,张红霞提出的“女德国学班”计划很快说服了张雪梅。

“女德国学班”最初设在王常相村。张雪梅送自己女儿去的那天顺便也参观了那个免费吃饭的活动。这次参观使得张雪梅几乎认可了张红霞这个“公益人士”的身份。同时,她也看到这一天的活动被张红霞发到了朋友圈上。

张雪梅现在反思觉得张红霞的那个朋友圈对自己的迷惑性很大,例如张红霞的那个个性签名:“付出比接受更有意义,幸福和成功的源泉是您肯付出。”

事实上,微信“朋友圈”已经成为张红霞对外宣传自己的一大渠道。有时候,一天之内张红霞会在朋友圈内连续发布10余条内容,都与国学、慈善等内容相关。

除了张雪梅参观的那次活动外,今年4月,她发布了一条信息,称“……咱们的农村养老教幼工作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估计接下来会有相关单位的相关人员来指导交流工作了。”伴随这条信息的是数张照片,照片显示张红霞参加了一场大型公益活动研讨会,举办地点为北京的一处高级宾馆。

目前尚无法证实张红霞是以何种身份前往参加这次会议。但根据主办方官方网站对该活动的介绍,此活动与张红霞所举办的具体的慈善活动没有必然关系。

淑女培训班

“张德言”的噩梦

在国学班里,张红霞给童童取名张德言,6岁的女童则起名骆德正。张雪梅记得,张红霞向她保证会善待孩子。在张红霞老家,童童也并未被殴打过。“有一次她骂人,还被大舅(指张红霞的哥哥张先生)说了。”童童说,在河北邢台时,那里人多,张老师并不动手打人。

今年3月,张红霞领着她和另一名6岁幼童从河北邢台来到北京顺义。两人中,6岁的女童最先犯错被打,“因为说错了话被老师打耳光。”童童说。

随后,童童也逾越了“张老师”定下的规矩。“我跑步跑不快。”伴随着童童的这一次“不守规矩”,她遭到张红霞第一次殴打——后背被踹。此后,童童和另一位女童多次因为“不听话”被打。

在母亲张雪梅看来,童童曾经讲述的被打理由都是很小的事。“跑步跑不动会被打,太饿了拿东西吃会被打,吃东西吐了也会被打。”张雪梅告诉北青报记者时,依然流露出难以想象的表情。

5月初,在与张红霞的一次通话时,对方告诉张雪梅,童童怎么不听话。“她问我,‘平时打不打童童’,还问‘童童怎么脑袋不停晃动’”。张雪梅说自己当时没有多想,如今回想起来,此时殴打已经发生。

诊断结果显示,童童送医时,身体上共有26处外伤,其指骨、趾骨多处骨折,左侧锁骨断裂后畸形愈合,左侧肋骨有陈旧骨折。

“患者存在尿痛,追问病史存在性侵及外阴部受伤情况。”在保定第一中心医院开具的病例讨论记录上,主任医生陆克文提出童童身体的隐私部位亦有被性侵迹象。张雪梅告诉北青报记者,这个情况最开始都没有说出来,被追问后才讲。

在病房内,童童的头痛会间歇发作,并伴随着哭闹。该院心理咨询科主任医生赵树霞则表示,患者头痛、哭闹,类癫痫样发作,可能与长期紧闭状态、心理创伤重有关。为了保证童童的治疗,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专门调配出一间病房让童童独处,此外,治疗也侧重在心理治疗方面。

张雪梅的自责

孩子与国学都被毁了

这场惨剧发生之后,童童的母亲张雪梅陷入自责和悔意,她身边国学圈子的朋友们也开始担心国学被污名化。来自北京警方的信息显示,张红霞以故意伤害罪被刑拘,目前案件即将移交检察院。

“最开始我很相信她。”张雪梅说,十余年时间,她早已将国学视为心灵慰藉,也因此看重传统美德中的“信任”和“善良”。

“这么好的国学,被她给毁了。”梁女士与张雪梅相交多年,两人的交情同样源于国学。事实上,童童住院期间,张雪梅的一些国学朋友先后前来看望过童童,梁女士甚至专程过来照顾童童。知道打伤童童的张红霞自称教授国学,热爱国学的梁女士开始担心,“大家肯定会骂国学”。

看到那些20多岁健健康康的女孩,张红霞就开始担心童童将来不能健康成长,心里便萌生出极大的悔恨来。“我也知道别人背后说我不正常。”张雪梅说,这些年不让童童上学,也不愿与人接触,送童童学国学遇到这样的遭遇,背后说她闲话的人很多。“身体好了,接下来让她回学校。”张雪梅说,接下来将安排童童入学接受义务教育。

童童很有绘画天赋,在病床边,摆放着她的画本。看望她的刘老师和陪她在病房玩耍的小朋友被画在白纸上,线条简单,但模样神似。她用画笔记住被打之后关心她的人。相处近4个月的张红霞,也依然被童童唤作“老师”。

每日忍受着身体的伤痛,神经性头痛间歇性发作,童童怀揣着心理上的恐惧,继续艰难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