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关键词:

从佛陀的信仰到对跟谁学的信仰

 时间:2015-11-04 11:50:56来源:责任编辑:GH0096
  我是一名老教师,我一直希望有一个平台,可以放大自己的声音和思想,后来我发现这个平台是跟谁学。这件事儿还得从我近日看的新闻聊起。
  
  早上看到一个新闻:百名信众徒步5日,雨中朝拜少林寺。再看下面的评论,居然骂声一片,有人骂“赤裸裸的作秀,没什么好说的,中国的富人已经把佛放在脑后了,想赚钱都用魔鬼的那一套了”,还有人质疑“佛教中有这种朝拜方式?这不是藏传佛教的朝圣方式么?”
  
  佛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由乔达摩·悉达多创立于迦毗罗卫国(今尼泊尔境内)。佛教重视人类心灵和道德的进步和觉悟,信徒修习佛教的目的即在于依照悉达多所悟到修行方法,发现生命和宇宙的真相,最终超越生死和苦、断尽一切烦恼,得到究竟解脱。可以说,佛教是一种信仰,是一种非常深刻的慈悲。从今天的骂新闻事件,其实也可以做一种理解,那就是人们对“信仰”骂得越凶,证明他们越需要真正的信仰,因为人们永远拒绝不了真正的真善美,他们所拒绝的,只是利用真善美所包装的假恶丑。那么,我们所需要的信仰究竟是什么?
  
  信仰指对某种主张、主义、宗教或对某人、某物信奉和尊敬,并把它奉为自己的行为准则。信仰成为一个议题源于古希腊,苏格拉底云:“未经审视的生命不值得活。”在战争年代,革命志士为了共产主义抛头颅洒热血就是伟大的信仰。而现在,一些人的理想缺失或者说道德沦丧,难道不是极度缺乏信仰的表现吗?
  
  作为一名老师,我认为教育是一种信仰。德国思想家雅斯贝尔斯早在80年前就指出:“教育需要信仰,没有信仰就不成其教育,而只是一种教学技术而已。”朱自清也认为“教育者须对教育有信仰心,应努力成为以教育为信仰的人”。然而,在我几十年的教育生涯里,却越来越看到了一种价值观的错位:记得在那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也就是我的年轻岁月,曾经不止一次地听到我的学生自信地说自己的梦想是做一位光荣的人民教师;可是,越往后的岁月里,我越来越少地听到他们由衷地说出“做一名教师”这样的话来,反而是“大老板”“大明星”这样的“理想”不绝于耳,连科学家、军人这样的梦想也鲜有提及。
  
  我一度陷入深深的忧患,当我们的孩子、祖国的花朵都在被社会功利盛行的风气所腐蚀,都一叶障目不见泰山,都失去了对真善美最基本的判断,都没有最初的信仰的时候,这是何等可怕的一件事情!
  
  幸运的是,我遇到了跟谁学。真正吸引我的不是跟谁学平台的30万老师、3万机构,不是跟谁学A轮5000万融资,而是跟谁学对于教育的信仰。依托于移动互联技术创建的跟谁学,O2O找好老师学习服务平台,跟谁学希望能够成为教育人的互联网+的个体创业的平台,能够成为更多中小机构和个体的移动再造升级的平台,能够成为让每一个个体、每一个中小机构都在这个世界舞台上能够真正影响到更多人的平台。今天,任何人在跟谁学的平台上可以随时随地找到自己喜欢的老师学习知识技能的场景,正描绘出互联网+时代的学习样态,解构并重构着人们对于好老师的新认知,也解构并重构着对于传统学习方式的新认知。
  
  我知道,跟谁学平台会赋予每个人无限可能,使得个人力量增强,特别是个人价值提升。个人力量的汇聚,中小机构的绽放,释放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大的创造力与自我价值。
  
  跟谁学是一个开放的平台。跟谁学CEO陈向东说,跟谁学的梦想是让每一个有知识、技能、才华的人都能在跟谁学平台上分享成为老师,而让每一个需要知识技能才华的人都能够在跟谁学平台上找到他们学习的榜样,让农村的孩子也能够通过跟谁学找到全世界最好的老师,让每一个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能找到他需要的老师,让每一个学习都能找到其最优、最个性化、最智能的学习解决方案,从而改变人们影响世界的方式。
  
  比如,“跟谁学牵手流浪儿童,接力助教圆梦艺术学习”项目,从2015年1月20日至7月6日,14名艺术老师来到光爱学校,共提供101次、202节艺术课程,课程总时长达404个小时;一位叫于永刚的老师,通过跟谁学平台在线教了3个偏远地区的学生,并且都是一元钱。许许多多感人的故事,体现了跟谁学的情怀和梦想,体现了跟谁学的善良和追求,体现了跟谁学对教育的信仰。其实,跟谁学做这样的事情,也是我一直在做的,从教至今,我资助过5名学生。我想,入驻平台后,我会做的更多更多。  
window._bd_share_config={"common":{"bdSnsKey":{},"bdText":"","bdMini":"1","bdMiniList":false,"bdPic":"","bdStyle":"0","bdSize":"24"},"share":{"bdSize":16},"image":{"viewList":["weixin","tsina","tqq","qzone"],"viewText":"分享到:","viewSize":"16"}};with(document)0[(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body).appendChild(createElement('script')).src='http://bdimg.share.baidu.com/static/api/js/share.js?v=89860593.js?cdnversion='+~(-new Date()/36e5)];

 

$(function () { //图片延迟加载 $('#divFooterRecmnd').find("img[original]").lazyload({ placeholder: defImg, effect: 'fadeIn', threshold: 80 }); $('#ulFooterRecmnd').children("li").bind("mouseenter", function () { $(this).parent().children("li").removeClass("cur"); $(this).addClass("cur"); var tab = $(this).attr("tab"); $('#divFooterRecmnd').parent().children("div.txt_news").hide(); $('#divFooterRecmnd').parent().children("div[tab=" + tab + "]").show(); }); });
$(document).ready(function () { //图片延迟加载 $('div.mod_side').find("img[original]").lazyload({ placeholder: defImg, effect: 'fadeIn', threshold: 10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