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关键词:

西部战区空军导弹某旅4月下旬整建制移防,西进大漠边关

 时间:2017-05-08 15:15:31来源:责任编辑:GH0096
4月下旬,西部战区空军导弹某旅官兵整建制离开平原沃土,前往大漠边关驻防,在改革强军的交响中,奏响了属于自己的忠诚奉献旋律。请看,西部战区空军导弹某旅官兵及亲人直面调整移防的故事——
 
\
本文图均为 微信公众号:军报记者 图
 
总是关山家国情
 
明媚的暮春,旧营区的樱花从未开得这样好过,重重叠叠的花瓣悄悄伸展、花蕊如金蛇吐信,像是盛大的告别,又像是深情的祝福,掩映着新建成的办公楼和宿舍楼。
 
琵琶起舞换新声,总是关山家国情。与其他即将西行的官兵一样,上尉刘二涛带着妻儿走在营院中,每走一处便会深情讲起部队的光荣历史。在新宿舍楼前,儿子拉拉父亲的衣袖:“我们是不是住不了新房了?”
 
刘二涛摸摸孩子的头:“没关系,还会有很多军人搬进来!”
 
“边疆是不是看不到樱花了?”
 
“其实,边疆也有壮美的风景!”
 
告别,
 
是为了更壮美的重塑
 
\
转隶移防、组建换装……参加完转隶移防动员大会,工程师窦召虎立即撕掉了“转业申请”,在崭新的白纸上一笔一画写着:我自愿申请西进。
 
窦召虎是当地人,新兵入伍就在该部服役。23年时光转瞬即逝,眼看着手中的第一代装备从“高精尖”变成“老破旧”,他连做梦都想着“鸟枪换炮”。他说:“这次移防,旧装备淘汰、新装备列装,我还转啥子业呀……在哪里换装,我就去哪里追梦!”
 
人生难得几回搏!该旅像窦召虎一样因西进而精神振奋的人不在少数,在今年调整组建初期,报名“留守”的人数竟不足“应留人数”的60%……这让该旅领导不得不着手考虑做好“留守工作”。
 
\
据悉,该旅的前身是某高炮师,1985年“大裁军”时整编为团。新一轮改革展开后,他们先转隶到中部战区空军;“脖子以下”改革到来后,他们又转隶到西部战区空军。历经数次“移防换装”,官兵们深深感受到部队改革强军的决心和力度,也从心底里迸发出“换羽高飞”的激情和力量。
 
二连连长和指导员都叫李宁,人称“大小李宁”,他俩是该旅出了名的“好搭档”。得知部队组建换装,他们就像注入了“兴奋剂”——“大李宁”挨个给导弹部队同学打电话,从装备专业知识到连队管理经验一一“取经”;“小李宁”索性跑到毗邻的导弹某营参观,“软磨硬泡”借来一摞教材……两人互学共进,还展开“创先争优”竞赛。
 
\
“身体还没进入换装时间,脑袋已开始谋划”,这在该旅正成为一种“风向标”。“高炮部队以连为火力单元,而导弹部队则是全营一杆枪,训练、管理方式各不相同!”出发前,营教导员彭立明语气坚定地做起了动员:“换装是质的飞跃,必须重塑自我,让能力跟上改革步伐,实现从‘二传手’到‘主攻手’的角色转变。”
 
“打赢明天的战争,是军人永恒的追求。”该旅领导坦言,跟上改革步伐、精武强能,已成为每名官兵比调整心态更为急切的需求……由机械化迈向信息化,是改革强军给了他们凤凰涅槃的机会。在进退走留问题上,他们心中明白,只有把担当放在首位,强军之路才能直达远方。
 
奉献,
 
是许给家与国的承诺
 
\
今年4月,该旅雷达排长胡飞以“比市价低得多的价格”卖掉了新房,将妻儿送回家乡生活。
 
3年前,胡飞和爱人买下这套婚房,妻子也辞掉工作来到驻地与他相伴,孩子的降生更让他坚信“驻地就是第二故乡”。一纸命令传来,他必须与许许多多军人一样“离家别子”,从此“牛郎织女”。
 
助理工程师李媛是“双军人家庭”,丈夫远在河南服役,只有婆婆随她在驻地照顾孩子。去年该旅转隶到中部战区空军,夫妻俩兴奋了一阵子:“说不定有机会调到一起。”
 
不承想,移防的命令传来,李媛竟去了天边边……为此,他俩打了上百个电话,讨论婆婆和孩子的安置问题。最终,李媛将婆婆送回湖南老家,又几经辗转把儿子送到丈夫驻地。李媛说,不是没有考虑过“留守”,可是谁家没有困难?那么多老同志都克服了,自己这点牺牲还算啥!
 
\
据说,旧营区只有12户家属暂时留下,大多数官兵毅然选择将家当处理、送妻儿回乡、将父母托付亲朋,一些年轻家庭甚至调整了生育计划……
 
\
面对两地、三地分居,面对孩子教育、迁居重置等现实困难,他们有感伤和不舍,却没有抱怨和纠缠,就像胡飞说的:“移防是部队的事,移居是家庭的事,不能把‘得失’搅和在一起!”
 
都说军嫂支撑起了军人的天空,或许每一名军嫂,当她成为军嫂之时都曾预习过“离别的感受”,但当离别来临时,那才是真正的“大考”。
 
不久前,副连长崔建伟的未婚妻得知他即将移防的消息后,坚决要求分手……虽然有伤痛,但崔建伟直言:“早放手对彼此都好,理解军人的奉献,才能携手走过人生风雨!”
 
也有官兵收获了“意外的幸福”。那天,上士张亮亮向女友袒露心事后,电话那头,她斩钉截铁地说:“走之前快把婚礼办了吧!”宣传股干事米建邦和女友提前领了结婚证;指导员王晓毅和妻子一周内办完了从领证到举行婚礼等事宜……更多的军嫂,她们用柔弱的肩膀扛起了整个家庭的重担,用无私奉献支持丈夫履行军人的使命与责任。
 
军人的爱情与家庭,离不开选择与取舍;军人的职责与荣光,更离不开亲人的支持与牺牲。一句“家里有我”;一句“寸土必守”——这是家与国的承诺。
 
边关,
 
强军征程的新起点
 
\
作为该旅首批西进的官兵,临行那天,宣传干事田大松将军史馆的资料、实物仔细装箱。他说,这些珍贵史料将会随大部队抵达边疆,在那里将建成一座新的军史馆。
 
边关,对这支部队来说并不陌生。历史上,该部曾参加边境自卫反击战,在南疆屡建功勋,三次移防边疆,激荡的不仅是军人“何处不乡土”的胸襟,更有“白手起家、再创辉煌”的豪迈。
 
\
“斗志昂扬迎挑战,青春无悔献国家”——新驻地的标语,诉说着这支部队的光荣历史。挑战,来自从“第一代装备”到“第三代装备”的跨越,更来自从平原到戈壁的强烈反差。
 
新驻地营区是该旅驻训的简易基地,位于大沙漠边缘,满眼看不到绿色。先期到达的干事王金荣,赶上了一场沙尘暴,他背熟了当地的“顺口溜”:“一天四两土,白天不够晚上补。”一次,营区锅炉出了故障,供应不上热水,他几天没洗澡,与妻子通电话时却说:“好着呢,蓝天白云!”
 
参谋武国强来自“水乡”,极不适应新驻地的干燥气候,每天早上起来鼻血直流。起初他还用冷水拍拍后脖颈,后来干脆塞上一团纸巾就去上班,他说,当兵的没那么娇气,适应几天准没事。
 
顶风沙、睡板房、喝冷水……这在官兵们看来都是“小意思”,“比当年参加战斗的前辈条件好多啦,当年头上还有炮弹飞呢!”真正让他们焦心的是,能否高标准迎接后续部队进驻。
 
\
由于随火车运输的旅部物资尚未运达,筹备组官兵只能用基地留下的几台电脑办公。电脑不够用,大家都自觉用纸笔打草稿;营房股官兵更是用铅笔尺子,在纸上画出了营区规划图。
 
整建制搬迁时间紧、任务重,几乎人人忙到深夜;误餐的人多,吃泡面成为常态;内地部队晚10点熄灯,西陲边疆晚10点天还没黑,很多人因时差而失眠,索性不睡接着工作。
 
转隶移防,一路浩歌向西行。西部战区空军导弹某旅官兵用忠诚奉献,奏响了属于自己的强军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