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关键词:

流行文化的原创内容要靠“东魂西技”

 时间:2017-01-17 11:23:42来源:责任编辑:GH0096
\
世界迅速更替,“流行”的主体也在不断变化:往日的天皇巨星已然被归为“怀旧经典”,而新生的“小鲜肉”和“网红”们正在逐渐占据各大媒体的头条位置。“追星”不再是一种时代异类,这种热爱甚至可以变为事业的起点。时颖,著名音乐网站音悦台的创始人,资深的乐评家。她过去也曾经担任过环球音乐中国区创意总监,MTV网站主编,有着“华语音乐圈的女掌门”之称。但是她说,这一切,只是从一个喜欢听歌,喜欢追星的小女孩开始的。
 
在思想湃的舞台上,时颖跟所有人分享了几个故事:
 
一个名叫阿怪的女孩,被陈奕迅的《阿怪》所打动,将平凡生活留在身后,背上包去攀登自己的乌拉山脉。后来,她以“旅行”为出发点的创业渐渐看到了成绩,还在一次活动上遇到了陈奕迅。她亲口跟自己的偶像说,你的歌影响了我的青春和人生,你知道吗?
 
还有一个叫做泯泯的女孩,是忠实的日饭——疯狂迷恋日剧和日本艺人。她的文字也很好,于是她抓住了这个时代,成为了一个自媒体大号,最终得以名利双收。她成功地娶到了心目中的“男神”,并对他说:“才华与财富我都有,你只需要善良美好就好了。”
 
这些故事都来自时颖的新书《等世界给予,不如自己成长》,也来自她自己或者她的朋友们。这些情节走向不同的小故事有着一个特定的主题,那就是从自己的爱好出发,去成就自己的事业。
 
而这一点,也是时颖长久以来的信仰,是她想告诉每一个在人生路上彷徨的创业者的忠告。
 
流行文化是我们青春的爱
 
时颖的演讲不乏金句,而第一句就是:流行文化是我们青春的爱。70后、80后、90后和00后或许都有着自己的偶像,但不变的一条就是,现在或未来的某个时刻,这些偶像一定会成为他们青春的一个回忆,一个符号。
 
时颖说,其实在从业者看来,不论是音乐、电影,还是文学,都是流行文化,只是介质不同而已。在流行文化有一句话说,其实流行的是什么,并不是重要的,而是流行的过程,怎么样去传播。就好像是对于时尚行业来说,今年是流行宽腿裤还是窄腿裤,其实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在这个传播的过程中去形成了商业模式。在演讲后回答一位90后的关于李宗盛和TFBOYS的问题时,时颖再次表明了她这个观点:从流行文化的从业者来看,年轻人永远是对的。年轻人喜欢什么样的偶像,那么这个偶像就有价值。流行文化必然和“年轻”不可分割,但当下的流行文化经过时间的积淀,也可能会变成经典。
 
从香港、台北到首尔、东京到纽约,现在又去到成都
 
时颖给出了一张城市列表:
 
香港,台北,首尔,东京,纽约,LA......成都
 
她解释道,这是她在流行音乐行业从业10多年来“出差最频繁城市”的列表,按前后顺序排列,这也大致上是中国流行文化输入来源的一个变迁。最早的四大天王,后来的陈奕迅、谢霆锋,代表了香港文化的强势,后来周杰伦、蔡依林这些歌手的兴起,使台北成为最常需要去交流的城市。后来韩流来了,首尔成为东亚文化中心,然后日本也有着许多强势的IP。近年来,许多国内歌手都喜欢去美国,像张靓颖、吴亦凡、黄子韬的新歌都是在美国制作的,因为那边的技术非常好。
 
现在,时颖常去的城市多了一个成都。因为成都有着非常好的原创音乐氛围,他们希望打造“中国流行音乐之都”,对未来的国内原创音乐有着极强的推动作用。
\
网红和艺人,没有明确界限
 
在时颖看来,如今的流行文化界,网络力量的影响不可小觑,甚至或许将成为未来的主流力量。“什么是网红,什么是艺人,在我看来,其实这两者的界限已经越来越模糊。像网红的艺人会越来越红,像大家刚才看到的大张伟。然后像很多网红又想当艺人,这里面我觉得有很多可以融合的地方。”
 
时颖借着一本叫《网红经济》的书,用一个坐标轴去定义艺人。坐标轴的X轴和Y轴分别是认知度和关心度两个系数,这或许是一种定义网红或艺人的比较好的方法。认知度高,关心度低的是传统艺人,而认知度低,关心度高的是网红,前者可以实现对厂商和品牌的收费,而后者更多地是对粉丝收费。
 
互联网让更多的人有了成为“明星”的可能,也让整个流行文化对内容的要求越来越高。时颖比较担心的一点是,目前无论是选秀节目,还是艺人的演唱会,观众都更喜欢挺老歌,不喜欢听新歌。怀旧的力量强大,正好证明了如今优秀原创内容的缺乏。如何创造更好的原创内容?时颖借助著名音乐制作人谭伊哲的话来说,要“东魂西技”。也就是说,坚持东方的内核和灵魂,利用西方的技术,来制作符合时代要求的新内容。这一点很像洋务运动时期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如今在电影界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如今创造流行文化更加简单,也更难
 
时颖用了一个“燃”字,来代表她对流行文化,对创业的热情。作为一个二次元文化用词,“燃”通常有着热血、青春、激动这样的意义,而时颖觉得,在这个时代,能够从事“创造流行文化”这个事业,本身就是一件很“燃”的事。
 
第一个原因,如今创作本身的成本越来越低。许多曾经需要一个团队去完成的事情,现在只需要一个人一台电脑就可以完成。比如2016年点播率最高的英文歌曲《Faded》,它的创作者Alan walker完全没有任何专业背景,他就是靠着YouTube上的免费教程,边学边做创作出来的这样一支舞曲,结果在全球大热。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从爱好出发,创业会真的变得轻松。一个人创作,也代表着自己一个人要完成许多人的工作。她说,她为了拍一个宣传片,要跟导演学着怎么表演,怎么控制自己的情绪,“内心是崩溃的”。
 
真正的创业和创造,过程必然是艰苦的,但如果出发点是自己真正热爱的东西,那么就可以让你在这段路上,走得更快,走得更远,走得更加心甘情愿。
\
对话时颖:
 
Q:有许多人觉得,当爱好成为了工作,就会失去这个爱好。您怎么看?
 
A:现在其实工作和生活分得很清晰的那种工作已经很少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每天占用时间最长的可能就是工作,如果不能把自己的爱好融合到工作的话,其实对自己来说是有损失的。
 
Q:您的新书《等世界给予,不如自己成长》里的30个小故事的主角,都是将爱好变为自己事业的人。您是怎么搜集到这么多故事的?
 
A:其实书的内容会比这30个故事更广一些,包括一些建议和指导。鼓励大家坚持自己的爱好出发,去做自己的事业。很多人会问是不是真实的故事,我想说这毕竟是个文学作品,可能会有些渲染,但大部分是我个人10多年职场带给我的灵感启发。
 
Q:如果时间可以倒回小女孩时代,你还会为自己选择这样一条人生道路吗?
 
A:我还是会。我觉得我的性格很难去做别的事,既然都要付出时间,不如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Q:现在要给热衷追星的小女孩一个忠告的话(例如“虹桥一姐”),你会说什么?
 
A:其实我们公司也特别多这样的粉丝,但最后发展的路径不太一样。有的人会一直是“跟随者”的思维,但有的人就会利用粉丝的身份和经验把工作做得很好。热爱是好事,但我要给建议的话,还是会建议尽快转变成“创作者”思维。
\